站在手術搖滾區會不會很可怕-林文琦


產後最想問阿德這件事。

生平第一次開刀就獻給了我的寶寶,我非常緊張,但阿德似乎比我更緊張,爬上手術台前我滿腦子都是影集中上演的血腥畫面,但實際的剖腹生產過程和影集中看到的有很大的落差,麻醉醫生和護理人員談天說地,笑語不斷, 氣氛太過歡樂搞得我好像誤闖醫療人員的忘年會一樣,那些因為身體不適導致的顫抖和嘔吐彷彿只是正常的藥物反應,就算手術中吐了一次也沒有太過恐懼。

阿德說,當我的肚皮被劃下第一刀鮮血淋漓時,他並不覺得緊張害怕。

「就很像站在豬肉攤啊!」

明知道阿德不善言詞,卻也沒料到他的回答這麼不感性。

手術室陪產是阿萍醫生積極替我爭取的,攝影師進手術室拍攝也是她費了一番功夫才搞定。陣痛了五十五個小時體力透支的情形下剖腹取出寶寶,我成了大家口中「吃全餐」的可憐產婦,但從攝影師黃約農 Dumas的作品回顧迎接寶寶過程一點也不慘烈,甚至還非常美好。

「為什麼妳老公可以陪產?」

「為什麼攝影師可以進手術室拍照?」

面對大家的疑問,我只能告訴他們生產的選項除了自然產與剖腹產,還有更多可能。

#討論生產計畫書是必須的

我的生產計畫在懷孕後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,初期打算在禾馨診所「無痛吃到飽」,就是怕自己的慘叫聲會嚇到其他產婦,直到第三十週醫生告知我寶寶胎位不正,恐怕要剖腹產,讓我非常難以接受,不清楚什麼原因讓我轉變念頭,後期我非常期望和寶寶合力完成這場生產大事,除非逼不得已,否則我不想剖腹。

我找上了阿萍醫生, 很慶幸阿萍醫生並沒有因為寶寶胎位不正就建議我剖腹,也沒有因為胎兒過大就急著打催生劑,反而引薦我找陳攸旻中醫師針灸,推薦我到「好孕工作室」上課,溫柔生產的大門為我打開,懷著一絲希望,覺得自己再努力一點還是可以不用開刀產下寶寶。

2018.1.21下午,我彷彿被血壓機的帶子環住腰和下腹,宮縮頻率愈密集,下半身猶如被強度最高的血壓機勒得喘不過氣,這股痠痛感和想像中撕心裂肺的疼痛有很大的差別。 實際經歷過生孩子的痛才知道書本上建議的動作完全不適合我, 事先準備好的生產球也沒派上用場,我在病床上緩緩挪動身體,試著找出最舒服的姿勢,最終發現站立最能減緩陣痛,我站著深呼吸,直到腳痠了才躺下,就這樣或躺或站輪流著。

漫長而又艱難的陣痛過程中,助產師嘉黛在我身旁引導我吸吐,當我用盡各種方式忍耐宮縮的痛苦時,她輕柔緩慢的語調不只安撫我的情緒,也安撫坐在床邊心疼又無助的阿德。 每一次疼痛,我都能感覺到寶寶在我腹中奮力地踢,還有阿德與嘉黛在我肌膚上來回地輕撫,生產這件事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努力。

2018.01.24清晨,寶寶宏亮的哭聲響遍手術室,我忍不住哭了起來,麻醉醫生不斷地說:「不要哭,鼻涕會塞住呼吸器啊!」後來阿萍醫生告訴我,阿德也有偷偷地哭。

寶寶在媽媽的身體裡住了41週又2天,延續著這樣親暱的關係,寶寶離開媽媽的子宮沒多久就躺進媽媽懷裡,是個「哭聲吵醒整條林森北路居民」的健康寶寶。 護理人員清洗完寶寶後,一路由阿德抱著從手術室往溫柔生產產房,在昏暗柔美的燈光下,阿德溫柔地把寶寶貼在懷中。阿德說,寶寶在他的胸口也有尋乳反應哦~

開刀結束的那刻視力模糊,身心疲憊,但心情十分雀躍。到底是誰把寶寶貼附在我的胸口呢? 我記不得了,只記得寶寶可愛的小嘴在乳房上蠕動,沒多久就順利含上乳頭,一口一口地吸吮著。

親餵肯定是這輩子與寶寶最親暱的時刻,我問阿萍醫生,才剛開刀完真的有乳汁給寶寶喝嗎?

阿萍醫生回我: 「初乳很少,但滴滴是黃金。」

許多人問我,做了那麼多功課,到頭來還不是剖腹產,不覺得瞎忙一場嗎?

當然不會!

我已經清楚所有的生產動作,也知道如何應對突如其來的陣痛,面對可能經歷的風險也有了心理準備。

我都準備好了,只需要旁人的理解與支持。

每當回想起生產經驗,有這麼多貴人幫助與支持,我真是世上最幸福的產婦。❤️

感謝醫生和助產師長時間等待我骨盤慢慢張開,等待寶寶胎頭漸漸往下,等待的時間並不會白費,在賀爾蒙自然作用下,閃閃如今是個全母乳的健康寶寶哦~

🌹生產流水帳🌹
☘️1/21下午,腰開始痠痛,有點不舒服。
☘️1/22上午零點,有頻率的腰痠,無法平躺在床上。
☘️上午九點,到四季和安診所第一次檢查,痛個半死只開一指半!
☘️晚上落紅後辦住院,竟然在病房熟睡到隔天早上,被退貨again(崩潰)。
☘️1/23早上,孩子太大隻,需要一點時間把骨盆撐開,醫生說,等我情緒失控了再來!
☘️下午一點,再度被退貨,回到家繼續觀查。
☘️下午五點,不知是漏尿,還是破水,總之我褲子濕了。 護士檢查後,竟然是尿失禁,不是破水,我要瘋啦!
☘️下午十點四十分,助產師嘉黛來支援。
☘️下午十二點,已經痛到語無倫次,決定剖腹生產。
☘️1/24上午二點,我問嘉黛現在幾點了,覺得自己快撐不住了,但麻醉醫師還在忙別的刀啊!!!
☘️上午六點,聽說阿萍醫生已經到了,為什麼會這麼不清楚咧? 因為我的魂已經不知道飛去哪兒了!
☘️上午七點,麻醉醫師終於來了,即將被推進手術室。